2005/06/26

買大傘

  買一把大傘,是我從大學時代就有的想法。因為每次遇到較大的雨勢時,從鞋子到背包的濕淋淋總是讓我有種「傘到用時方恨小」之嘆。而買一把好傘,則是在受夠 MIC 爛傘的氣之後開始有的決定。你相信嗎?一把外觀看來相當堅固,擁有八組「ㄩ」型雙傘骨的傘,竟然會在放到地上的角度稍有不對時輕易折彎。而當我輕輕地試圖 將它扳回原位時,它當場應聲斷成兩截。這種傘雖然一把只要 $150,但我完全無法想像它要如何應付稍大的風勢。

  前一陣子在網路的轉寄信件中看到有一位叫張孝群的先生專做手工傘,而且品質、外觀均屬上乘,價錢又相當合理,我決定把握這個機會。打電話向他問明了地點,就坐捷運前往東區。



  他每週六會固定出現在上圖紅圈處,東區地下街的第 14 號出口。離開出口後是頂好商圈,他大概都在下圖的大眾電信或 IS Coffee 門口那幾根柱子旁擺攤。



   第一次去找他雖然找著了,但卻沒有我想要的「五百萬」款大傘,我只好失望而返。隔了一個禮拜和他電話聯絡,請他幫我留一支下來,又被他拒絕。據他的說 法,他的行動較不方便,說話速度也不快。有時客人中意,拿傘付了錢就走,他也來不及攔。所以要幫我留個一把實在有困難。最後我只好拜託他隔天多帶個幾支, 減低被搶購一空的風險。

  週六下午我出發前再次去電向他確認攤子上五百萬大傘剩下幾支,他告訴我還有七支。我馬上出門搭公車轉捷運,趕到他攤子的時候已經只剩兩支了。因為就在我之前有一對男女代表他們公司來團購了五支大傘跟十二支小傘。不過至少我沒有空跑一趟,帶回了一把。



  握把還挺不錯的吧?附有彈簧的是固定傘骨尾端的蓋子。平日不用時可以將傘收得非常好。



  再來一張。看到了嗎?這是十六根彈性傘骨的設計,所以無論是抗風力或彈力都相當夠。至於五百萬的傘撐開來到底有多大呢?大概就像下圖這麼大:

2005/06/25

心齋橋奇遇



這回到日本,我迷上了一種叫「京扇子」的文物。雖然不知道它的典故由來,不過它的精緻與美麗實在太吸引人了,後來我一共買了三把回來。而在心齋橋尋找京扇子的時候,我遇見了一位強者老闆。

那看起來是一家賣日本傳統飾物的店,位在小巷子底。店頭有布料、織品,我在櫥窗看到兩把京扇子,所以靠近了去。老闆見我在外端詳,走出來和我打招呼。以下是我們的對話,原「語言」重現版(實際用字記不清了,但意思是這樣的):

闆:「※※※※※※※※…」(一串日文,我聽不懂)
我:「Excuse me. Can you speak English? ^^;」
闆:「OK. Where do you come from?」
我:「I come from Taiwan.」
闆:「那你說中文也可以。」

短短兩句對話嚇了我兩次,第一次是不太帶日本腔的英語,第二次是發音比我還標準的中文。我是個懶人,所以從這裡開始我就和他以中文對談。他知道了我的來意,打開一堆扇子讓我盡情挑選,這時又進來一位婦人,於是他請我慢慢看,轉身去招呼她。

那位婦人是來挑和服布料的,所以老闆從櫃子裡拿出許多大卷讓她挑。我不經意瞄了幾眼--哇…真是美啊!我有限的聽力聽到老闆口中說著幾萬幾萬,大概是價錢吧,不是我買得起的數字。在那位婦人離去後,我也挑好了扇子到櫃檯結帳。

闆:「這把扇子要送人還是你自己用?」
我:「嗯…」
(剛挑扇子時倒忘了想這個問題,沒料到老闆以為我聽不懂,又補了一句--)
闆:「Is this fan for gift or yourself?」
我:「我只是還沒決定好啦。^^;;;」

老闆笑著說沒關係,就用禮物的方式將它包裝得漂漂亮亮的,讓我帶回來。

註一:這家店名叫松屋,強者老闆大約四十多歲,男性。可惜的是我當時驚訝過度,竟忘了問他可不可以合照。
註二:我在松屋買的扇子擺在桌上,讓我可以隨時觀賞與把玩。照片中的扇子是在另一家叫「丹青堂」的店裡買的(2625 Yen + 扇套 1050 Yen),送給親戚了。

換手錶



  用了十四年的手錶(左)終於要退休了。當初是一位長輩送給我的高中入學禮物,雖然只價值 $990,不過這十多年來陪著我上山下海、當兵出操、進火場、跑救護,除了錶帶斷過幾次之外,連電池都換不到三顆。只是隨著時間經過,防水橡膠還是會老化 的。終於在一個大雨的日子裡,玻璃錶面下出現了霧氣。我決定不再折騰它,讓它退役。

  看在它這麼耐用的份上,下一支手錶仍然以 Casio 為選擇目標。上網稍做瀏灠之後,我在泰一購入這支編號 PRS-201,標價 $2300 的電子錶(右)。基本功能有 100 米防水、月相&潮汐(大心!)、簡單的方位顯示,以及太陽能蓄電電池。它在 Casio 的產品分類裡隸屬於登山錶,所以我想它應該可以再陪我渡過個十來年不成問題。(我會不會太省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