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4/27

慘事連連



  印象中曾經有過一陣子,手邊的東西像是約好一般,一樣接著一樣壞掉。最近同樣的事情又發生了,手機套、氣墊鞋、雨傘 * 2、戒指、硬碟、…。嗚,我的荷包啊..

(Seagate 7200轉 16MB buffer 320GB 硬碟:$3200;沒備份到的資料:無價。Orz)

2007/04/22

Wii Sports Bowling

  回家的路上,在站前地下街看到似乎是某飲料公司舉辦的 Wii Sports 保齡球賽。有點技癢,不過看看參賽者中小朋友佔了九成,怕太欺負他們,所以沒真的上陣。

兩個月來在公司休息室裡,每天幾乎都要打個兩場。從一開始永遠不直的直球,漸漸練成左大曲球、右大曲球那時,我覺得自己似乎從運動白痴變成了半個高手。但後來漸漸演變到坐著也能輕鬆打到 250 分以上時,我又覺得自己從半個高手變成了半個宅男--因為在現實生活中,我的保齡球分數根本連破百都有困難啊!囧rz

2007/04/12

明星臉

  今早赫然發現,我吃了三年多的那家早餐店,其中一位店員很像松浦亞彌。不止臉蛋像,身材也像。怪不得我總覺得這幾年來,每次看到她都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別跟我伸圖,我可沒那個膽子去拍生意很好的店的店員。(茶)

2007/04/11

氣墊鞋

  其實底部已經磨破很久了,只是氣墊鞋原本穿起來就軟軟的,少了些彈力也不會有很明顯的感覺。直到這幾天的大雨,當我踩過水坑的時候,空心鞋體就像幫浦一樣吸了滿滿的水,然後再透過內部的縫隙滲進鞋裡,把襪子弄濕了,這時才發現事情嚴重。

  從大學時代迷上太極拳和八極拳那陣子開始穿氣墊鞋的,對腳多加一層保護。雖然穿起來舒服,但折損得也很快,只要氣囊一破,鞋子就算報銷了。這會兒我不禁懷疑,氣墊的發明,其實是鞋廠的詭計?

2007/04/05

清明返鄉路

  清明連假的第一天,估計會有可觀的返鄉人潮跟車潮,起了大早到國光西站去準備候補。五點二十分,車站果然已經塞成七分滿。由於售票員上班時間似乎還沒到,只有一名站務下海賣,光這一列隊伍就排成了 S 字形。

  四十分鐘後票買到手,接著就是等待補位或加班車。我的位置正好在直線隊伍的末端,後方的人必須往前折,也就是成了左右相反的 J 字(尾巴向右擺)。漸漸地,往前拉長成 U 字,然後又再拗回成 S 字。第三列還在延長,可是再往前折已經沒有空間,於是 S 末端的人開始捲成一團,跟旁邊排別處的、後方買票的,全混在一起。接著來排隊的人,根本看不出該往哪接。

  經過一個多小時,補位的隊伍幾乎沒有前進。正班車的乘客都準時到,一班車補不上一兩個,又沒有加班車過來的跡象,倒是往高雄不太長的隊伍加了一班走人,S 字尾巴那一團人開始鼓噪:

「沒有加班車,賣什麼車票?」
「別家售票處都會先說兩小時三小時後才有位子,問你還買不買,國光號怎麼光賣不說啊?」
「票一直賣,車子不來,想讓我們把車站撐爆嗎?」

  後來似乎有站方的人到群眾中安撫跟協調,十幾分鐘後加班車出現,我也順利補上第一班出發,這時已足足站了兩個鐘頭。車子光繞經三重耗掉一個鐘頭,到穿過桃園為止又不知道以 20~30 Km/hr 的龜速走了多久,我沒落得在車上吃午餐,還真是祖先保佑。

  後記:到站下車時赫然發現前後一共有四部車,扣掉一部正班,可看出站方一口氣弄來三部加班車把那個 S 給清掉。所以說,會吵的孩子有糖吃嗎?這實在不是什麼好現象。既然有車可以調度的話,當初就不該讓隊伍長到那麼長。因為這些人即使上了車,對國光客運的印象也已經搞砸了。

2007/04/01

Flash RAM


由左至右容量依序是:2GB、1GB、512MB、64MB。購入時間最右邊最早,價錢最左邊最便宜。而且那片白色的玩意兒不是記憶卡,它是支隨身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