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30

鄉音

  手機皮套爛到不能再補了,跑去士林夜市買個新的。從夜市頭找到夜市尾,好不容易發現一個攤子賣。跟老闆聊沒幾句話,咦?這口音真熟悉。一問之下,果然是鄰近鄉鎮的人。鄉音真是認親的利器啊。

  老闆反問我從哪來,告訴他之後卻讓他嚇了一跳,因為不管國語或台語,他都聽不出我有什麼特別的腔調。我笑一笑,改用和他一樣的腔調講話,又把他嚇了一跳,哈哈。

2007/11/15

心願禮物

  早上收到一位朋友來信,幫忙宣傳台北市失親兒福利基金會心願禮物活動。這個活動是讓兩千五百多名單親/失親兒童/青少年填寫聖誕節希望收到的禮物,然後邀請民眾認捐。截至目前為止,還有四百多筆禮物候捐。活動網站的文案寫著:「只是一盒鉛筆、一雙球鞋」,很容易就讓人心動。真正按進去看禮物清單時,文具球鞋、餅乾糖果、圖書禮卷之類的東西早已被搶捐一空,剩下的項目難度比較高一點。便宜一點的像 MP3/MP4 Player、電子字典、單車、樂器之類,貴一點的有照相手機、數位相機、音響、桌上型/筆記型電腦等等。

  我並不介意這樣昂貴的心願出現在清單中,那位來信的朋友說得有道理:「失去雙親的孩子也是一個孩子,跟一般孩子會想要的東西並沒什麼不同。何況這些是生活在台北市的孩子,我想就算得到這些禮物,也不過就是他的同學裡面很多人都有的東西吧」。不過,有些禮物內容實在讓我啼笑皆非。舉例來說,有位小朋友要電子字典的電池,你很容易就想到他的電池用完了,但買不起新的。但是有人想要超大容量的數位相機記憶卡,這不就意味著他擁有可以儲存大量資料的 3C 器材嗎?要遊戲卡帶的,至少表示他擁有主機吧?最誇張的則是要線上遊戲點數卡--價錢倒不貴啦,只是哪個好心人會捐這玩意兒啊?

  由於 MP4、iPod、Wii、PS3..都是我自己沒有的東西,有些項目如名牌球鞋、原版球衣和時尚皮件,我也不知道行情。好奇上網邊查價錢,卻邊覺得不對。想起前幾天的這則新聞:「景氣差,受扶助兒倍增」「抱歉!我失業…不家扶了」,我想如果有這筆預算要幫助別人,何不也考慮其他更急切需要捐助的機構呢?

附註一:全部兩千五百多筆心願中,主辦單位南山人壽認捐了大概一千筆,內容有的便宜有的貴,可能是隨機挑選的。由於目前剩下四五百筆,因此一般民眾也已大約認捐了一千筆。

附註二:家扶基金會的網站。認養一名國內兒童,每月只要一千元喔!

2007/09/28

新相機 - P5100



自第一台相機 Nikon 3700 入手至今,不知不覺已將近四年了。一千三百多個日子裡,按下一萬六千多次快門,平均下來每天拍了十張照片以上。當初售價 $14700,一張照片的成本不到九毛錢。而且上山下海(當然不是真的泡進水裡),出國旅遊,還把一個寶寶從小拍到大,算起來應該可以說是相當回本了。

上個月,妹妹為了即將到來的蜜月旅行,特地購買一部 Sony T100 以取代也服役相當久的 Nikon 3200。這月初回老家,老婆看到這一代產品藉著光學防手震 + 高 ISO,成功在光源不足的室內拍下許多照片,回台北後便不斷慫恿我也買一台回來,以拍攝日益好動的寶寶。

我仔細品味 T100 拍出的照片,要說成功是的確不常模糊了。然而在成品的色調、飽和性、清晰度、立體感等諸多方面,總覺得仍有不如 3700 之處。於是一邊安撫老婆的“孩子成長不能等”論,一邊上網做功課。剛把目標鎖定在 Nikon P5000 時,卻發現才上市半年的它離奇缺貨,原來是改款產品 P5100 即將問世。等候近一個月,就在它上市的當天晚上,到士林相機王將它購入。店員說,如果我回家就上網註冊保固卡,大概會是全台前十名。

2007/07/21

酷暑

  今天中午 12 點 51 分,台北市氣象站測到 38.6 度的高溫,平了台北氣象站設站百年以來的最高溫紀錄,而且連續三天來每天都有 16 小時超過 30 度。這簡直是瘋了。我唸國小那個年代,只要哪天中午氣溫到達 31、32 度,就已經算是不得了的情形,從沒想過有一天氣溫會比人的體溫還高。

  還好是假日,不然整個人懶洋洋的,做什麼都提不起勁。只有一件事做起來很有成就感:晾衣服。

2007/06/24

高鐵初體驗 - 番外篇

  這件事其實跟高鐵沒有關係。回到台北,出了站,我們一行三人到西側的計程車候客區準備搭車回家。有幾位先生在人行道上攔客,問有沒有要到宜蘭、羅東的。當然我們都搖搖頭閃開了。當我們走到車隊前頭,正準備上其中一部車的時候,忽然聽到背後有位小姐的聲音說:「沒關係,讓他們先上好了」。

  我和老婆覺得很困惑,互看了一眼又看看這位小姐--以及她身旁的一位先生(甲),那小姐仍說讓我們先坐,我們就在摸不著頭緒的情況下還是上了車。上車後表明目的地,那司機(乙)一聽距離並不遠,臉色就沈了,一路按喇叭猛開。直到下車時計程錶顯示 $80,我掏出 $100 並習慣性地向他說謝謝,此時他找了 $15 不悅地對我說「謝不出來啦!載到你們這種人客…」。我和老婆事後推想,司機乙和先生甲應該是同車行或是同事,由甲在人行道上先找出長程的旅客,並直接引領到乙的車上。然而我們在不知道那位小姐正從遠處走來的情況下,攔了乙的財路,又是個短程客人,也難怪乙的心情大壞。

  所以,我平常如果知道距離不遠,通常不喜歡搭排隊的計程車。然而跳過隊伍搭車、或是直接走到隊伍尾端搭車,又很可能讓隊伍前端的司機認為生意被搶走。這該說是乘客難為,還是短程旅客的罪過呢?

2007/06/23

高鐵初體驗 - 旅途


快速、平穩,是對高鐵最簡單的形容。從台北車站出發,一個小時就可以抵達台中(從新店搭捷運到淡水,大概也是花這個時間)。行車中很少會有人從身邊走過,其實想想也對,不過一個鐘頭車程,當然不太有機會需要起來上廁所。而且車上不提供飲水,想喝也沒處可裝。在我意識到「好像坐了一陣子」之前,就已經快到目的地,老實說還真的寫不出什麼心得。

  噢對了,高鐵只有在一個時候會感受到震動,就是兩列車交會而過那時,因為空氣壓迫而造成的。

2007/06/20

高鐵初體驗 - 購票


週六要下台中一趟,在家裡大力建議之下,我跑去買了高鐵的車票。心得是:

一、自動售票機沒有傳說中難用。
二、要在自動售票機使用信用卡的話,必須輸入“預借現金密碼”,也就是我八百年前取消掉的那個東西。
三、台北車站的售票機附近,有個穿白色外套鬼鬼祟祟的年輕男子,其實是諮詢服務員。
四、車票好貴,一瞬間 $2800 就去了。

2007/06/15

慘事連連 Ⅲ



  出國關機五天,回來時主機板就掛了。我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

(拍賣網站找到同型號二手主機板,$700)

2007/06/06

太陽能手錶

  我的錶是支太陽能錶,兩年來只要每天上班時戴著,就足以維持滿格六格的電力。農曆年那幾天因為都沒出門,不小心把手錶忘在書房裡。年假結束時,電力掉到只剩兩格。這幾個月來不管怎麼用燈光或日光照它,總是充不滿,而且充進去的電力格數易降難升。最近連日陰雨,才一晚上沒關愛它,早上起來發現連時間都不顯示了(內部計時器還在運作,只是推不動液晶)。上網查了 Casio 維修點的地址,早早下班拿去檢測。

  Casio 的快修中心位於忠孝東路,離善導寺捷運站不太遠。一樓是展示中心,進店裡上二樓就有櫃檯收件。小姐跟我說,我讓手錶的電力下降過度,因此蓄電池已經損傷。換一顆要價 $350,十分鐘就可以搞定。她提醒我以後留意不要再長時間“遺忘”手錶,免得再次造成耗損,我好奇問她,在正常使用下一顆蓄電池的壽命是多久。

「如果沒有特殊的耗損行為,大約五六年;在異常溫度等環境的使用下,只有約兩三年。」
「啊?」我訝異了一下。
「您可能需要了解,這種手錶並不代表可以無限期使用下去。蓄電池仍然算是消耗品。」她連忙解釋。
「如果是這樣,那麼我買另一款“十年電力”系列豈不更划算?」
「即使是十年電力系列,根據使用條件不同,實際使用時間也沒有那麼長的。」

  可是,十年電力的手錶丟在抽屜裡,十天半個月不見天日也不會有問題。那麼,太陽能手錶的優點究竟在哪裡?

  她補充道:「其實在蓄電池完全老化之前,大部份客戶的錶早就已經磨損、退流行、或是遭遇其它外力而損壞了。」

  噢,原來這才是重點。因為根本沒有人跟我一樣,打著一隻手錶要用上十五年的主意。

2007/05/20

慘事連連 Ⅱ


  東西看來還沒有壞夠,這回是使用了五六年的 ADi F750。馳返變壓器燒掉,修理大概要四五千塊錢,放棄了。到光華采河購入 AOC 210S($8300),又是一次大失血。

2007/04/27

慘事連連



  印象中曾經有過一陣子,手邊的東西像是約好一般,一樣接著一樣壞掉。最近同樣的事情又發生了,手機套、氣墊鞋、雨傘 * 2、戒指、硬碟、…。嗚,我的荷包啊..

(Seagate 7200轉 16MB buffer 320GB 硬碟:$3200;沒備份到的資料:無價。Orz)

2007/04/22

Wii Sports Bowling

  回家的路上,在站前地下街看到似乎是某飲料公司舉辦的 Wii Sports 保齡球賽。有點技癢,不過看看參賽者中小朋友佔了九成,怕太欺負他們,所以沒真的上陣。

兩個月來在公司休息室裡,每天幾乎都要打個兩場。從一開始永遠不直的直球,漸漸練成左大曲球、右大曲球那時,我覺得自己似乎從運動白痴變成了半個高手。但後來漸漸演變到坐著也能輕鬆打到 250 分以上時,我又覺得自己從半個高手變成了半個宅男--因為在現實生活中,我的保齡球分數根本連破百都有困難啊!囧rz

2007/04/12

明星臉

  今早赫然發現,我吃了三年多的那家早餐店,其中一位店員很像松浦亞彌。不止臉蛋像,身材也像。怪不得我總覺得這幾年來,每次看到她都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別跟我伸圖,我可沒那個膽子去拍生意很好的店的店員。(茶)

2007/04/11

氣墊鞋

  其實底部已經磨破很久了,只是氣墊鞋原本穿起來就軟軟的,少了些彈力也不會有很明顯的感覺。直到這幾天的大雨,當我踩過水坑的時候,空心鞋體就像幫浦一樣吸了滿滿的水,然後再透過內部的縫隙滲進鞋裡,把襪子弄濕了,這時才發現事情嚴重。

  從大學時代迷上太極拳和八極拳那陣子開始穿氣墊鞋的,對腳多加一層保護。雖然穿起來舒服,但折損得也很快,只要氣囊一破,鞋子就算報銷了。這會兒我不禁懷疑,氣墊的發明,其實是鞋廠的詭計?

2007/04/05

清明返鄉路

  清明連假的第一天,估計會有可觀的返鄉人潮跟車潮,起了大早到國光西站去準備候補。五點二十分,車站果然已經塞成七分滿。由於售票員上班時間似乎還沒到,只有一名站務下海賣,光這一列隊伍就排成了 S 字形。

  四十分鐘後票買到手,接著就是等待補位或加班車。我的位置正好在直線隊伍的末端,後方的人必須往前折,也就是成了左右相反的 J 字(尾巴向右擺)。漸漸地,往前拉長成 U 字,然後又再拗回成 S 字。第三列還在延長,可是再往前折已經沒有空間,於是 S 末端的人開始捲成一團,跟旁邊排別處的、後方買票的,全混在一起。接著來排隊的人,根本看不出該往哪接。

  經過一個多小時,補位的隊伍幾乎沒有前進。正班車的乘客都準時到,一班車補不上一兩個,又沒有加班車過來的跡象,倒是往高雄不太長的隊伍加了一班走人,S 字尾巴那一團人開始鼓噪:

「沒有加班車,賣什麼車票?」
「別家售票處都會先說兩小時三小時後才有位子,問你還買不買,國光號怎麼光賣不說啊?」
「票一直賣,車子不來,想讓我們把車站撐爆嗎?」

  後來似乎有站方的人到群眾中安撫跟協調,十幾分鐘後加班車出現,我也順利補上第一班出發,這時已足足站了兩個鐘頭。車子光繞經三重耗掉一個鐘頭,到穿過桃園為止又不知道以 20~30 Km/hr 的龜速走了多久,我沒落得在車上吃午餐,還真是祖先保佑。

  後記:到站下車時赫然發現前後一共有四部車,扣掉一部正班,可看出站方一口氣弄來三部加班車把那個 S 給清掉。所以說,會吵的孩子有糖吃嗎?這實在不是什麼好現象。既然有車可以調度的話,當初就不該讓隊伍長到那麼長。因為這些人即使上了車,對國光客運的印象也已經搞砸了。

2007/04/01

Flash RAM


由左至右容量依序是:2GB、1GB、512MB、64MB。購入時間最右邊最早,價錢最左邊最便宜。而且那片白色的玩意兒不是記憶卡,它是支隨身碟。